极速一分彩 > 煤炭人

我的父亲

极速一分彩煤炭网 作者:李文龙 2019-06-14 16:06:20

记得我8岁时,和父亲住在他厂子里的一间小房子里。母亲在离这里很远的村子里教书,我和3岁的妹妹与父亲艰难的生活着,他工资不高,要养活一家子。说实在的,很清苦,但他常常能拿出点令人心动的东西,摆在我们面前。父亲很少吃肉,他说自己是素食者。然而在我生日的那天,我悄悄的把我碗中的几小块肉片放到了父亲的碗里,并用碗中的米饭把它们遮盖起来。最后,父亲说,那顿饭,他吃的格外香,说是因为那是我的生日,我明白了父亲成为素食者的原因。

父亲为了增加收入,那年夏天,他在旧货市场买了辆“咳嗽”不断的自行车,自己做了个木头箱子;然后到冷饮厂批发一部分雪糕冰棒之类,到离他厂子八九里外的小村子卖。走在乡间小道,就连路旁的柳条也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,空气也好似凝固了。除此之外,我不能想象父亲是怎样在那酷暑难耐的日子去做“生意”的。但每天傍晚,我放学回家,父亲都把融化的雪糕渗到碗中,颜色不一,看上去象是涂料。那时,我不会去想很多,只是一饮而尽;而父亲则在一旁看着,脸膛越发黝黑,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。至今想起来,我已不觉泪流满面。

我13岁时,上了初中,离家远了,每天要走几乎二十分钟的路程。父亲也因工作的调动,去了他那个并不如愿的工作岗位,父亲着实苦闷了一段时间,那时妹妹也上了小学。虽然如此,我们放学后,从来没有吃过一顿冷饭。有一天,我放学后,发现父亲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嘴唇发紫。我马上找医生,父亲却说:“我没事,你给我买回点消炎药就行了。”我看到他痛苦的用手捂着肚子,在他对面的墙上,贴着我和妹妹的“三好学生”奖状。他紧紧地盯着那些奖状,尽管他的脸上露出一丝丝微笑,但让人看上去,他的脸变的有些歪曲。父亲为了这个家,没舍的花钱住医院,是在对我们美好前途的憧憬中支撑着熬过来得。一个月后,他拖着病弱的身体工作了。为此,我只能继续努力,与时间竞争,直至1996年我被应征入伍。刚到新兵连的第三天,就接到了父亲的信。从邮戳上看,是和我从家乡出发的那一刻相一致的。父亲的信不很长,但字字句句都透露出他对我的关怀和希望。三个月的新兵连生活,他的信一直忠实的跟随着我走过了分分秒秒,即使很苦很累,我也不觉得。后来,我在部队立了功,入了党,当了班长。探亲那年,我一路匆匆忙忙,急燥的浑身热血沸腾。除了想早点回到父亲身边,其它我什么都不想了。时间在大自然的兴衰枯荣中匆匆走过。而今我已参加了工作,仍然不在父亲身边。每次回到家中,总带些礼品,父亲总是嘱托我不要乱花钱。他说,家里的生活很好,不要浪费。可是每当看到父亲泛白的头发,我心里总是隐隐作痛,我知道父亲又老了许多。为了这个家,他忙前忙后,像个永不停息的陀螺。就这样,我一直从他身上吸取着力量和勇气,而且这些使我能够战胜生活和工作中的各种困难,让我每一天都充满着希望。

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
版权声明: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,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得擅自修改标题。若违反本声明,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本栏目其他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