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一分彩 > 特别策划 >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

把一辈子都献给了煤矿

极速一分彩煤炭报 作者:倪小红 2019-05-20 10:15:44

2007年李西宁退休了

1978年,焦坪煤矿大会战结束后井口合影留念(李西宁前排右一)


1950年7月出生,1971年参加工作,是陕西铜川原焦坪矿的运矸工,2000年焦坪矿破产关闭后,分流到黄陵一号矿通风队,成为一名瓦检工。21岁下煤窑,57岁出煤窑,他的人生中有足足36年的时间与煤为伴。

1950年出生的李西宁是陕西煤矿工人中普通、平凡的一个,他身上有着大部分煤矿工人共有的特点:朴实憨厚、吃苦耐劳、知足常乐。

陕西铜川焦坪矿1958年建矿,是铜川矿务局主产矿井之一。1982年至1985年,连续4年煤炭产量达到30万吨以上。当时,矿上有职工近千人,连同家属至少有4000多人。

李西宁腿脚不太好,行走需要拄拐杖,记忆也有点模糊。在焦坪社区的家里,他一边揉捏着膝盖,一边努力地回忆着当年的往事。

采煤就是在老虎嘴里拔牙

1971年,还是农民的李西宁通过关系争取到来煤矿的工作机会。这在农村,是大家抢破了头才能争取到的事。在当时,只有矿工的子弟或退伍的军人才有这样的机会,对于农民出身的李西宁来说,这简直是鲤鱼跳龙门,高升了。

到矿后,李西宁每天早上5点起床,穿上潮湿的棉大衣和加绒裤,戴上用柳藤编织的安全帽,背上高40厘米、宽20厘米,重2.5公斤的加硫酸矿灯出门了。他从地面下到井里要走700多个台阶,坐20分钟电车,总共近30里路才能到达工作面,然后是12个小时昏天黑地的体力劳动。这些都是李西宁脑海中最深刻的数字。

当时的采煤方法主要是炮采:大巷道四周用毛石砌碹,工作面用铁轨木梁架棚支柱,上面用铁丝网和锚杆罩顶揳入,手工打眼,先装入雷管火药,然后崩碎。矿工用特大号铁锹一锹一锹将崩碎的煤装入矿车,运往井上。

“煤炭能给人带来热量,但是有谁知道煤炭工人的寒冷?”李西宁说。矿工在井下作业常面临顶板淋水、顶板破碎现象,穿上雨衣汗出不来,捂得一身湿,行动还不灵活;不穿雨衣,顶板的水滴滴答答地落在身上,还是一身湿。更难过的是长时间处在10摄氏度左右的低温中,即使穿了棉衣,只要停下来就会冻得全身发抖。那时候,井下巷道普遍偏低,一般在1米左右,人要跪下来或者是坐在煤堆上猫着腰干活,还要时刻注意周围的环境。当时,采煤被称为“从老虎嘴里拔牙”。

“高薪”与“高压”并存

李西宁说,入矿后先当半年学徒工,每月工资18.8元。成为掘进工后,月工资是38元,后来涨了8元,每月可以拿到46元,接着又涨到51元、57元。在那个年代,这绝对算得上是高薪。当时的公社党支部书记每个月的收入也就是三五十元。

李西宁每个月给自己留5元钱,剩下的都留给老婆孩子。“自己虽然苦累,但能让老婆孩子过好,我也挺知足。”

计划经济时代,物资定量供应,买什么都要用票。煤矿工人的待遇相对是比较好的,除了工资外,满勤人员每月能发3斤细粮票、1斤油票、3尺布票。这些东西当时光有钱是买不来的,一个五口之家每个月能吃上1斤油就是“小康生活”了。所以,在煤矿工作尽管危险,但很多年轻人还是毫不犹豫地走进了一个个黑黝黝的煤窑。

40多年前,李西宁正当年,朝气蓬勃、风华正茂,有着使不完的劲。每天早晨一个玉米面窝窝头吃完就下井,没有假日,没有加班费,没有补贴。李西宁说,当时最幸福的事就是每次大会战结束后全队的人坐在一起,吃上三大碗带肉的烩菜,喝上两口小酒。

转岗遇到好单位

2000年7月,焦坪矿关闭,50岁的李西宁平安地走出了那条走了29年的幽深巷道。勤劳一辈子的他不愿赋闲在家含饴弄孙,多次找领导要求入矿工作,后被分流到黄陵一号矿通风队当了一名瓦检员,直到2007年才退休。

李西宁的妻子说,以前煤窑里很潮湿,有很多粉尘,劳保又差,很多煤矿工人有关节炎、尘肺病,李西宁也不例外。幸运的是,他的关节炎、尘肺病都不严重。更幸运的是,退休之前他到了好单位,退休后待遇不错,每年还有外出疗养的机会。

现在,把一辈子都献给了煤矿的李西宁终于停下了闲不住的手,不再做任何工作,天气好的时候就在小区里打打太极、散散步、下下棋,慢慢养老。


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
版权声明: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,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得擅自修改标题。若违反本声明,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本栏目其他新闻